承诺不兑现

2020-06-17 08:12

多名村民称,他们堵路,是为了搬迁,也不敢“硬堵着不走”。“5年前,因为堵路,俩老人都被人打了,而且还有人被抓过。”

郑州侯寨乡张李垌村垃圾处理厂恢复运转,此前被村民堵门7天,导致垃圾“围城”

村民:恶臭笼罩,不敢开窗,自2005年起年年去堵门,政府承诺的搬迁安置却一直没兑现

可村民说,过渡租房费也只是发放了两个月,之后就没了,搬迁的承诺也没了下文。

8月11日,张李垌村村口,去往垃圾处理厂的路上,挂着一条“政府不作为,承诺不兑现,群众看不到曙光”字样的条幅。

昨天中午,两辆环卫车在郑州市垃圾综合处理厂倾倒垃圾,远远就能闻到一股恶臭。

2008年7月:村民堵住垃圾处理厂大门,导致垃圾车无法进入,环卫中转站瘫痪,数千吨垃圾堆在郑州街头。5天后,在各方协调下,村民才允许垃圾车进入。

2010年:郑州市政府再次作出承诺,将考虑村庄搬迁,甚至在村里竖起了“搬迁指挥部”的牌子。可现在,闫海潮只能将牌子收起来,放在张李垌村的村委会。

侯寨乡政府相关工作人员称,二七区侯寨滨河花园社区一期安置区项目,是合村并城项目,将会安置垃圾场污染区、煤炭采空区及“两环十七放射”沿线拆迁村庄的部分村民,“其中就包括张李垌村”。

从2005年开始,每年围堵垃圾处理厂的事件就会发生。“有时候一年都有好几次。”闫海潮说。

闫海潮说,2006年他就开始上访,去国家信访局,去《焦点访谈》,但最终还没解决问题。

一村民坦言:“他们被打之后,村民都不敢再硬堵了,但臭得受不了的时候,还得堵。”

“一整天都不敢开窗户,现在天热,天天都是一股死尸的味道。”有村民称,村里很多孩子身上长出了红疹,老年人出现肺病的概率上升。“这都跟垃圾处理厂的污染有关。”

当时媒体报道称,这个垃圾处理厂对郑州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能力将达到100%,完全符合创建国家卫生城市要求。

2009年3月31日:村民堵住了垃圾车进入垃圾处理厂的必经之路,经劝说后撤离。

“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。”张李垌村多名村民称,每年堵垃圾处理厂后,政府就会承诺将村庄搬离。但是连续8年了,承诺至今也没有兑现。

侯寨乡政府:搬迁安置项目没到位,因为办理各种手续花费时间太长,正积极做工作

昨天下午,张李垌村难觅人影。“都在家里躲着,窗户都不敢开。”村民李先生说,自己也参与了堵垃圾处理厂事件,他们希望政府能够重视村民的生存环境,及时补偿、安置,不要让村民再闻这股恶臭味儿。

12日,位于郑州侯寨乡张李垌村的郑州垃圾综合处理厂开始正常运转。之前,该垃圾处理厂连续被堵了7天,郑州一度出现垃圾“围城”的困境。

该村村主任闫海潮称,垃圾处理厂建设前,相关部门把它描绘成了“森林公园”,说粉碎后的垃圾可变成肥料,产生的沼气,还能发电。

2009年4月2日:村民再次拦路堵截垃圾车,致使郑州市内近2000吨垃圾无法运出,堆积在街道上。郑州市政府出面协调并承诺:免费为垃圾处理厂方圆500米以内的村民做体检,将张李垌村整体搬迁,在搬离之前,村民可暂时到其他地方租住,政府分发给每人每月100元的过渡租房费用。

此次张李垌村村民围堵垃圾处理厂,是今年第三次。前两次分别在3月和5月,每次都以政府介入协调,承诺会尽快解决此事而结束。

不过村民还是对此次政府的承诺抱有期待。昨天下午,仍有很多村民在村委会询问搬迁情况。

从2005年起,恶臭一直笼罩着垃圾处理厂北侧的侯寨乡张李垌村,也困扰着近500户村民。

2007年夏季:村民将进入垃圾处理厂的道路堵塞,当时一市领导作出了搬迁的承诺。

侯寨乡政府相关工作人员称,之所以张李垌村的搬迁安置项目没到位,是因为办理各种手续花的时间太长,乡里和区里正在积极做工作。

8月11日上午,张李垌村一名村民指着满坑的垃圾说,“光骗人哩,啥有机肥,满村都是恶臭味儿,这能达标才怪哩。城里没垃圾了,净给村民添堵了。”